当前位置 主页 > 售后服务 >

所以

  

国务院办公厅2004年曾专门下文,规范各地的高尔夫球场建设,原则上禁止各地占用耕地建高尔夫球场。那为何聊城市经济开发区广福刘村西北角的高尔夫球训练场,就敢在没有资质的情况下顶风而上,破土动工呢?既然国土资源局曾承诺要停工处罚,为何一年之后又再次动工?

中央曾出台政策禁止地方占良田建高尔夫球场,但聊城市经济开发区却顶风作案,锲而不舍地推动高尔夫球场建设。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其不遗余力践踏政策红线?村民的利益究竟要怎么保障?3月30日,记者赶赴广福刘村,进行现场调查采访。

从2010年开工建设,到如今再次施工,这家高尔夫球训练场停停建建已臻3年。2010年,在其刚开始修建的时候,部分村民曾去阻止施工。2011年,村民叫来了媒体予以曝光,聊城市国土资源局经济开发区分局的工作人员明确表示,高尔夫球训练场建设并没有取得相应的资质手续,国土资源局会令其停止施工。因为媒体和职能部门的干预,该项目暂停施工。村民们夺回了耕地,在上面种起了麦子等农作物。“当时以为这事就了结了,没想到以后还会有波折。”村民陈某愤怒地说,他残存的几亩耕地正好就在70亩之中。他拿出一份泛黄的土地承包证,上面清晰认证了他的30年不动产权。然而这些都没能阻止开发商的推土机。

那为何聊城市经济开发区广福刘村西北角的高尔夫球训练场,敢在没有资质的情况下,顶风而上破土动工呢?既然国土资源局曾承诺要停工处罚,为何一年之后又再次动工?职能部门莫非不知道国家正在重点控制高尔夫球场建设吗?

3月30日中午,记者来到位于聊城市经济开发区的广福刘村。作为实体意义上的广福刘村,早已因年前的大范围扒墙拆屋而不复存在。在砖瓦砾石遍地的广福刘村西北角,便是当前被圈占的70亩高尔夫球场。这个高尔夫球训练场靠近聊城市小湄河公园,因正在施工而满目疮痍、到处黄土裸露。球场工地西边是清澈见底的小湄河和错落有致的凉亭。景色优美成为这座高尔夫球场最吸引人眼球的卖点之一。

“2010年,村委会通知今年要占用耕地300亩,后来实际使用了200多亩建汽车专卖店,还有70亩就撂荒了。”村民陈长德告诉记者,等汽车专卖店建设完毕后,70亩撂荒的耕地被一排铁丝网拦住。“这是防止球打出球场的障碍物”,施工人员告诉了一无所知的村民。

据聊城市经济开发区广福刘村村民反映,该村70亩耕地被开发商占据用来建设高尔夫球场。记者采访后获悉,该高尔夫球场其实是个“老项目”,只是在群众和媒体的干预下,才历经三年迟迟未能完工。如今,在舆论焦点转移风轻云淡之际,这个高尔夫球场大有死灰复燃卷土重来之势。

高尔夫球场因其占地面积大、耗费水量大,而成为国家重点控制项目。2004年国务院办公厅曾专门下文,规范各地的高尔夫球场建设。原则上禁止各地占用耕地建高尔夫球场。

“我们只知道是占地建厂,没想到还搞高尔夫球场。高尔夫球场不是国家明令禁止在耕地上建的吗?”村民们觉得占地建高尔夫球场潜伏巨大风险,一致反对修建。

高尔夫球场建设周而复始的背后,彰显国家管控高尔夫球场建设方针执行力的苍白无力。在风起云涌的建设大潮中,国家有关部门出台的相关禁令已成昨日黄花。

推平小麦后,施工方开始对土地进行新一轮的翻犁,黄泥熟土全被翻耕出来。记者在现场看到,几位工人正在忙前忙后平整土地。

聊城市经济开发区广福刘村村民,正经历着一场旷日持久的“保地”拉锯战:2004年,国务院办公厅下发《关于暂停新建高尔夫球场的通知》,明确要求暂停新建高尔夫球场,清理已建、在建的高尔夫球场项目。国土资源部也三令五申,严格禁止新建高尔夫球场。但2010年10月,广福刘村西北角70亩的良田沃土,还是被占建高尔夫球训练场。2011年,因媒体曝光,该项目暂时停工歇业。等风声过去一年后,这个高尔夫球训练场近日再度死灰复燃、开工建设。这次农田的命运又将何去何从,村民们的心里装着个大大的问号。

据了解,这个高尔夫球训练场是由旁侧的北斗汽车城专卖店投资兴建。由于紧邻小湄河公园,许多人误以为高尔夫球训练场是公园的配套设施。而工地南侧,也树立起一座“小湄河休闲活动中心”的项目牌子。不过据村民透露,这个高尔夫球训练场和小湄河公园并没有多大关系,它倒是和东边的汽车专卖店占地于同一时期。

等到风波平息一年之后,开发商再次要求获得这片土地的使用权。不过这次村民们却没有同意,“估计他们又要建高尔夫球训练场,不给他们!”虽然未征得村民同意,但村委会依旧将土地转卖给了经济开发区的置业公司。而村民们偷偷打听到,置业公司售卖给开发商的价格是140多万元一亩:“给我们的每亩地才4万块钱,他们实在是太会做生意了。我们不同意他们征用。”

主管部门不作为,无疑是给开发商壮了胆撑了腰,让开发商吃了“定心丸”。即使国家三令五申严厉打击高尔夫球场建设的指令下达到地方,也被个别地方希冀建高尔夫球场提升城市品味、吸引投资的“绵柔掌”化于无形了。所以,无论是在潍坊曝光占地千亩建高尔夫球场,还是云南石林曝光3000亩耕地被用于建球场后,仍阻止不了个别地方建设高尔夫球场的冲天热情。

虽然未征得村民同意,但广福刘村村委会依旧将土地转卖给了聊城经济开发区的置业公司。村民们打听到,置业公司售卖给开发商的价格是每亩140多万元,而村民们每亩只得到4万元。

为了解除村民疑虑,5月9日上午,记者以村民身份致电聊城市国土资源局经济开发区分局,监察科的一位工作人员闻听记者的讲述后,表示需要询问其他科室才能确定该高尔夫球训练场建设手续是否齐全。不过针对记者“高尔夫球场一般能批下来手续吗”的疑虑,该工作人员明确答复:“高尔夫球场一般都批不下来”。

虽然土地上种的麦子长势良好,不过下定决心搞开发的施工队,不费吹灰之力就将小麦推平了。“就在前几天,我们成群结队去阻止,但对方力量太强,我们阻止不了。”

人们不禁要问,是什么力量令开发商敢于挑战政策红线?一方面,自然源于开发商财大气粗,处于强势地位;另一方面,也和主管部门推诿扯皮,行政不作为息息相关。试想,在一块土地上倒腾了三年之久,却没有受到主管部门的严肃查处,这说明了什么?当记者致电聊城经济开发区国土资源局询问此事时,相关工作人员甚至都不知晓该高尔夫球场身在何处。